个人出书:010-68920114 家族出书:010-62525116
    您当前的位置是: 首页 -> 时代弄潮 - 本站报道 - 家谱传记出版机构:《文人落难记》全书俯瞰

家谱传记出版机构:《文人落难记》全书俯瞰

来源:个人出书网    编辑:木尧    时间:2013/4/15 15:53:43
  50多年前,北京的商业中心在王府井。1955年建成的北京市百货大楼,与其对面的还保持着原¬貌的东安市场,以及诸多名店,构成了昔日北京的商业购物中心,真个是车如流水马如龙,万般的繁华兴盛。
  
  从王府井往北,走¬过狭小的八面槽大街,过灯市口,就到了过去称王府大街,后改名人民路,今天干脆亦延伸称王府井大街了。这条街以过去的标准衡量,宽敞,幽静,有如奔腾的长龙,出三峡后,流淌在宽阔平坦的汉平路上,水流那么徐缓、松弛,让人们心胸为之一宽。
  
  这条大街的往日宁静已大为减少,几乎不复存在,在这条街上已矗立起若干座豪华的大厦、酒店、商场,如世纪大厦、王府井大饭店、国际艺苑等。而20世纪50年代,这条街上只有路东的三座新建筑,北头的华侨大厦(今已炸平重建,步入豪华者流);中间路东的首都剧场——这是50年代中期兴建、后来又大加改建装修的现代化剧场,设备完善,音响良好,还有转台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长期在此演出,名剧《茶馆》《关汉卿》、《蔡文姬》、《骆驼祥子》、《天下第一楼》等都诞生在此,此剧场现今仍保持着艺术殿堂的风范。再往南,隔几座小建筑,是一座灰砖的六层楼,它的造型实在不怎么样:有如两个火柴盒一横一竖戳在那里,灰了吧唧很不起眼,与今天周围那些豪华耀眼的高楼大厦相比,它好似一个佝偻着腰、衣衫褴褛的老贫妇,是那么简陋,不受看。
  
  不过,可别小看了这座只因赶上1954年反浪费运动而一再被削减预算(每平方米从90元降至60元)才弄成这个模样的旧楼房,如今是商务印书馆在使用: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它却十分风光,是有名的文联大楼:中国文联、作家协会、戏剧家协会、音乐家协¬会、曲艺家协会、民间文艺研究会、舞蹈家协¬会等,都在此办公。 成立于1956年的电影家协¬会及再后一点建立的摄影家协¬会,在此楼中已无立足之地,而分别设于西单舍饭寺和东单无量大人胡同。至于再后的中国书法家协¬会、电视家协会、杂技家协¬会等,都是70年代末“文革”之后才建立的。
  
  文联大楼中的各协¬会,主持工作的都是老一辈知名的作家、艺术家,像中国文联的阳翰笙、阿英,邵荃麟、刘白羽、郭小川,严文井,田汉,音乐¬的吕骥,美术的蔡若虹、华君武,舞蹈的吴晓邦,曲艺的陶钝,民间文学研究会的贾芝等:这还不算那些任职而不具体管事的茅盾、齐白石、周扬、赵树理等人。《文艺报》、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戏剧报》、《美术》、《人民音乐》、《舞蹈》、《曲艺》等十几个文艺期刊,也设置于此楼中,编者多是学冠一时的方家名流,如张光年、张天翼、陈白尘、冯牧、张庚、伊兵,80年代以后名扬四海的已故老作家汪曾祺,那时不过是《民间文学》的一名普通编辑,后因在黑板报上的一则短文,被百分比给框成了“右派”,而被逐出文联大楼。可以说这座大楼是出入皆鸿儒,往来无白丁,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当时的中国文坛。
  
  楼中有个能容纳四五百人的礼堂,礼堂中的椅子是有活动时临时摆的,有个很不错的舞台。这里除开会外,每周有两次新影片的观摩,还时常有戏曲演出。
  
  外地剧团进北京演出,首场是例行的招待文艺界和首长。上世纪60年代,他们的首场招待演出常在此举行,而不在他们正式演出时的剧场。1960年秋,关肃霜率云南京剧院首次进京,头一场《白蛇传》就是在文联礼堂演出的。梅兰芳、田汉、夏衍、欧阳予倩等文艺界知名人士来看戏,演出结束后梅兰芳等上台接见演员道乏,夏衍指着关肃霜说:“多好的人材,梅先生,何不收她为徒!”梅兰芳含笑未语,机灵的关肃霜立时跪倒在台毯上,向梅先生行了认师大礼,之后才举行正式拜师仪式。
  
  文联礼堂中的川剧演出最多。由于语言隔阂,北京普通观众对川剧不大热衷:而其优美、深隽的剧目和表演,在文艺界却备受推崇。时任中国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的阳翰笙是四川人,对家乡戏十分迷恋,当然大力支持:他与文艺界的川人名流:美学理论家王朝闻,时为部队文艺工作领导人的陈其通和当时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长、后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吴雪,号称“川剧四大金刚”,每演必到,还写文章介绍鼓吹。1957年《人民日报》编发川剧专页,在文联礼堂拍剧照,王朝闻则是“总导演”,哪个戏拍哪个镜头,演员的神情怎么样才合适,他都亲自坐镇指挥。一个上午拍下来,大家又累又饿,王朝闻便让设在文联礼堂楼下的文艺俱乐部茶座送来精致的叉烧包、馄饨,招待大家午餐,自己掏钱请客。好在那时吃的东西很便宜,一人一份不过几角钱,上百人也不过几十元,用不了王朝闻一篇文章的稿费:不像后来稿费低、物价高,恐怕也请不起了。
  
  这个文艺茶座是专为文艺界的朋友清谈相聚而设的,全是咖啡馆式的包厢座,东安市场的一饭庄也曾一度在此设点经营,供应简单的饭菜、面点。朋友们在此聚谈以至开座谈会,安静无纷扰。老舍、陈荒煤等人常来此小坐,或喝茶或便餐。
  
  文联礼堂中还常有一些当时在外面“不宜公演”而在此“内部观摩”的电影和戏曲。如放映美国老片《魂断蓝桥》、《翠堤春晓》时,礼堂几乎被胀破,门都关不上。当年看过这些经典名片的人,十几年后再睹,有如“他乡遇故知”:没看过的青年人,更希望补上一眼一穷究竟。这种情况还屡屡出现在外面被“禁”而在文联礼堂却能演出的戏剧中。 1961年初,随周信芳北来的½¬南名丑刘斌昆在此演出过当时的“禁戏”《活捉三郎》、绍兴大班在此演出过老本的《男吊》、《女吊》,川剧名角“面娃娃”彭海清和“紫莲”(男旦,影视明星邓婕之父)在此演过老本《活捉王魁》,其烛火灭而复明及王魁的“尸身飘荡”等特技,令人叫绝。这些戏十分难得一见,且又不花钱白看,“上座率”高得惊人,礼堂中挤得满坑满谷,后面和两侧的墙边也站满了人。一代京剧名旦芙蓉草(赵桐珊)就是站在礼堂后面看的《活捉三郎》,见当年的老伙伴刘斌昆在台上仍然生龙活虎,不禁感慨系之:昔日老哥儿俩这出戏没少演,如今自己却端了痰盒,本该应当则份的“活儿”却演不动了。
  
  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不时莅临文联礼堂看戏。除毛泽东、刘少奇两位主席没有来过外,周恩来、朱德、贺龙、陈毅等,都不止一次在这里同文艺界朋友坐在一起看戏。那时对国家领导人的警卫戒备远不像今天这样森严,不过在文联大楼门口设几个岗哨,指挥一下车辆而已。周恩来总理等也很随便,同文艺界朋友谈笑风生。我那时年轻,曾几次坐在周总理身后看戏,从未受到干预。有一次在人民剧场看周信芳的《海瑞上疏》,我竟然坐在陈毅同志夫妇身边,无人过问,陈老总到场后,含笑同熟人握手寒暄后,还问我:“小鬼,你是哪里的?”令人如沐春风。
  
  这个文联礼堂中还开过不少有名的会议。那时开会,不过是清茶一杯,也不备饭,既没有今日的“误餐红包”,也不发纪念品。礼堂中也开过一些在文艺史上留下污点的会议,如批判丁玲、陈企霞“反党集团”,批判吴祖光、秦兆阳的“右派言行”。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文联大楼,虽难于摆脱已¾¬兴起的“左”的影响,但还是有着较为祥和、奋进的气氛。1966年“文革”骤起,文联大楼首当其冲,内外夹攻,演出了一幕幕令人心碎或啼笑皆非的活剧。
  
  笔者从1956年起供职于中国戏剧家协会《戏剧报》,在此楼中工作、生活了14年,1969年秋,同大家一起被驱赶到“五七干校”。本书所录,皆笔者亲历目睹,事情已经过去了40多年,许多当事人近年来陆续羽化仙去,我这个当时的年轻人,也已年近八旬而住进了老年公寓。但往事种种,仍历历在目,并深感这是一段历史,有价值的历史,如果不记叙下来,再过几年,一段段诡异的史料,也许真无人得知了。
  
  所以,我以忠于事实的原则,把它写出来。坚持以亲历目睹为准则,耳食之言概不入文。至于写这种文字会对自己有何影响,也在所不计,因为我遵守的原则是:尊重并忠于历史,不让其湮没:述而不论,不妨碍¬时政和他人,且不渲染苦难,以轻松笔法为文,不时插叙一些有那个时代特征的别有风趣的小故事。
  
 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厄运堪称是一场劫难,对各行各业的人说也可说是一次落难。但身在文联各协会的知名文艺家和年轻的工作者们,却奋斗不屈,苦中求乐,对未来充满信心,坚信严冬必然过去,春天定会到来。
  
  家谱传记出版机构下辖北京时代弄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香港时代弄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。香港公司分支机构有:五家出版社(时代文化出版社、时代文献出版社、时代作家出版社、时代教育出版社、家谱族谱出版社)与中华姓氏文化研究院。
  
  北京家谱传记出版机构旗下三大网站:《个人出书网》http://www.grcsw.com/《家族出书网》http://www.jzcsw.net/《老人出书网》http://www.lrcsw.com/个人出书:010-68920114 家族出书:010-62525116/出版热线:010-56032083/出版顾问:木尧。

 


   
  最新资讯
  相关资讯
  热点资讯


    请您注意
  • 个人出书运营商:北京时代弄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北京个人出书网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您在个人出书网发表的评论,北京个人出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  • 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观点
  •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68920995
服务中心

出版说明免长话费:400-007-1120

服务流程家族出书:010-56032083

基本价格老人出书:010-62620353

出版协议学生出书:010-56032083

营业执照值班电话:13520432657

收款账号Q Q 咨询:100445114

书号说明Q Q   群:199594715

来访路线邮    箱:grcsw@126.com

出书  出书

留言回复
关于我们  |   出版说明  |   人才招聘  |   相关证照  |   来访路线